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李芳
少妇李芳

少妇李芳

在九寨沟的这次旅行中,我认识了李芳,一位有一个小孩的少妇。

  李芳是宾馆属下的旅游部的主任,大概三十岁年纪,那次她是亲自带队,因为同行的还有也是从深圳来的两对老夫妻,那时候从特区来的人在成都也算稀客了,李芳原来也是从广东来成都工作的,会粤语,所以派她专门接待。我后来才知道李芳是在广州长大的,在广州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他丈夫是四川人,在广州军区当兵的时候认识了李芳,后来他转业回了成都公安局工作,李芳就嫁到了成都来,一直就在这宾馆工作。李芳人生得很漂亮,眼睛大大,身材修长,乳房圆圆的看上去很丰满,我有点诧异怎么广东姑娘会有这么好的身材呢?第二天我们就踏上了往九寨沟的旅程。

  九寨沟的自然风景真是美得无法形容,只能用叹为观止来表达对这未经人工雕琢的天然美景的赞叹,里面有很多从终年积雪的山上留下来的水而形成的天然湖泊当地人叫海子。还没有受到环境污染的湖水清澈见底,在湖底寄生的多色植物把每个海子都变成各有特色的立体画。记得从成都到九寨沟好像走了有一天的车程,李芳带着我们从沟的一头下车,慢慢走着、玩着向另一头进发,旅行车就一站一站的和我们会合。李芳和我们几个也混得很熟了,她和我特别谈得来,有时候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也谈谈彼此的生活情况,慢慢从她的口中得知她有点后悔来了成都,没有什么亲友,生活习惯也和广州不一样,只是当初她年轻,为了爱情而嫁夫随夫,她丈夫是在局里搞侦探工作的,经常出差在外,看得出她不是那么满意现在的生活。比她小几岁的我不知道给她什么意见好,所以只能听着她的倾诉,她说能和家乡来的人倾诉一下心里感到舒服一些。

  有一次前面的人走了很远,后面就拉下我和李芳两个人,我们都走累了,她让我拖着她的手走好省点力,我也不避嫌地执着她的小手慢慢象情人散步似的往前走,后来我们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休息,石头不平,我们只好挨得比较靠近。

  聊着聊着,她突然抬起明亮的大眼睛问我对她的印象怎么样,我很奇怪她这个问题,便只好跟她说她人很好,也大方,而且长得漂亮。她听了突然挽着我的手臂亲了我的脸一下,说谢谢。被她这样一碰我有点慌了神,但是也暗暗享受着那对大乳房压过来那种柔软感觉,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她,她还在笑微微地看着我,红润的嘴唇好像在暗示着什么,我心里一荡,飞快地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李芳也没退缩,就那么任由我嘴对嘴亲着她。突然好像听见远处有脚步声,我们马上分开,看看有别的游人从后面上来了,我们就拉着手重新上路去赶我们的同伴。

  很快和大伙会合了,我们装着没什么一样,可是其它的同伴还是开玩笑的说我们是不是在后面幽会呀什么的。我们笑着否认,但是李芳和我因此显得更亲密了,表面看好像一般的说笑着,但是我们对视的眼神只有我们自己感觉另有含意。

  我们乘旅行车一起来到另一个风景点叫树正群海,大家都下车去捕捉美丽的景色。李芳把正想下车的我叫住,她说她要换一套衣服下去照相,让我给她档在车门不让别人上来,还特意命令我不许回头看,我答应着欣然接受了这件光荣的任务,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门边的座椅上。一会儿后面传来了丝丝嗦嗦换衣服的声音,我没扭头看,可是我在司机位上面的倒后镜刚好看见她站在过道里,我紧张地偷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此时她已经把长裤脱下来了,白生生的大腿上穿一条浅红色的三角裤,然后她又把上衣脱了,一对圆鼓鼓的大乳房把乳罩撑的满满的,颤悠悠地晃动着。她不经意瞄了一下镜子,刚好和我的视线接触上,她微微笑了笑,马上把鲜艳的连衣裙套上了。

  穿上漂亮裙子的李芳看上去更漂亮了,我帮她在树正群海和树正瀑布的青山绿水间留下了不少美丽的倩影。在九寨沟我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主要是那里的自然美景在城市人的眼里真是象世外桃源一样,加上还有美人陪伴,感觉更佳。

  在山上参观完,我们开始了下山的路程,上山容易下山难,加上地面是湿滑就更难了,我拉着李芳的手小心翼翼地慢慢走下去。走累了的李芳终于在一处很滑很陡峭的岩石上滑倒了,我没准备一下子也拉不住她,还好她这时候是穿的牛仔裤,可是屁股就重重的摔了一记。她疼的差点流眼泪,这样的山路我也不敢冒险背她,所以只好叫她搭着我的肩膀,我抱着她的腰扶持着往下走。这样一来我整个人都感受到她那温热的躯体了,我也没敢造次,只是抱着她柔软的腰部缓慢前行。好不容易回到山脚的旅行车上,我们等齐了人就驱车回附近的旅馆过夜。

  在车上我看见李芳还是不怎么开心,就主动安慰她。她问我会不会按摩,我硬着头皮说会,她说那么你晚上来我房间帮我揉揉摔着的地方吧,我诚惶诚恐地答应了。

  到了晚上吃过饭,我跟同屋的朋友说起这事,他们都笑着说我桃花运要来了,叫我别浪费大好机会。我笑着回答说我只是去为人民服务,和他们告别了就出门了。我走到李芳住的房间敲开了她的门。原来李芳还和另外那两个老太婆住一间房,不过由于白天一天的奔波,那两老这会儿已经呼呼大睡了,只有李芳还在就着床头灯在看书等我。李芳一拐一拐地笑着把我迎进了屋,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把屋里的人吵醒。李芳看来洗过澡了,这时候只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裙,发梢还有点湿,身上发出好闻的味道,大概是香皂和女人皮肤混合后的气味吧。我不禁深吸了两口,扬一扬手里的跌打油对她说:“看你还很痛的样子,我们现在开始吧。”心里想着不知道摔的地方在哪个部位呢。李芳轻轻地笑着说:“好啊,麻烦你了,要不消痛我明天就麻烦了,还要带你们去玩呢。”

  她说完就掉过头趴在枕头上,一只手就慢慢把裙拉上去,把光滑的大白腿完全露了出来,差一点就到内裤的位置了,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在床边坐下,按着她手指着显出瘀黑的地方倒了几滴药油,然后一双手就触摸到这个成熟美少妇的大腿上。受伤的部位就在股肉下面的大腿根上,我似懂非懂的把两手环绕在她的大腿根处,两只大拇指轻轻地扣着药油往上推,接触大腿的温暖肉感从手上传来,使我的DD不禁偷偷硬了起来,我尽量不去理它,手还是老老实实地在李芳的大腿上推拿着,其中一只手不能避免地在她两腿之间揩碰着,有几次还不小心碰地她的内裤上。我每推一下李芳就“哦”地呻吟一下,不知道是那是因为痛楚还是从大腿根传来的刺激。为了帮她消肿,我没顾得那么多,还是尽心的给她按摩着,同时也暗自享受着抚摸这嫩滑大腿时的快感,我不断变换着手势在她的患处推拿按摩,她也扭着身子来迎合我的位置,移动之间她的睡裙不经意地拉得更开,洁白色的三角裤露出来了,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看见几条细细的阴毛露出裤子边,黑白分明。我按捺着心跳继续揉搓着她的腿,DD已经怒挺在裤衩里面,同伴的祝福在耳边响起,心里一股坏念头驱使我加大了推揉的幅度,手也有意无意的频频揩碰着李芳大腿之间的敏感区,我注重了在她大腿内侧的抚摸,还不时用手指甲轻轻的来回括那么几下,每刮一下都感觉到她的身体颤动一下。我假装问她:“感觉怎么样?还痛吗?”她脸色菲红的喘着气轻轻的说:“哦,,不那么痛了,,有点痒,,哦,,。”说完她觉得失口了,连忙把头埋在枕头里继续呻吟着。我继续按摩着,手背上隐隐感觉到一股湿意从她那三角裤里传出。

  帮李芳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我下面实在憋得厉害,不敢再弄下去,也怕吵醒了那两个老人家。我跟李芳说我按摩到此了好不好?她抬起头来,眼睛有点迷朦的看着我,不置可否,我说:“你还想?”她幽怨地低声说:“随你。”边说边把身子就转过来平躺着,两眼直直的望着我,这样一来,她两腿间的小白裤暴露无遗,清楚的看见中间已经有一处湿痕了。我知道是时候了,就把头一下埋在她的两腿之间,深深呼吸着充满女性的气味。李芳开始还用手推了推我的头想拒绝,我没理她一下扒开她的内裤继续舔那已经湿润了的阴唇,李芳此刻也不自觉的张开大腿迎接着我,身体不安地扭动着。后来她把边上的被子拉过来把我们一起盖上,双手捧着我的头说:“上来呀。”

  我在被窝里快快的脱掉了衣服,把李芳的睡裙往上一推,伸出手就抱着她丰满的肉体,嘴和她的嘴亲上,李芳好像已经等着这个了,她仰起头闭着眼和我热烈地接吻,我不断抚摸着她的身躯,看上去修长的身材可是一摸上去肉感却很好,在脑海中想了很久的她那对丰满乳房此刻也在我的手上颤动着,虽然在乳罩的包裹下手感依然很好。在李芳的呻吟下我把她的乳罩和内裤都脱掉了。我贪婪地抚摸着她这成熟的少妇躯体,惊奇于成熟妇人带来的性欲望不亚于年轻女孩所带来的那样,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这样我在旁边有人睡觉的情况下,偷偷地在被窝里面占有了李芳的身体。

  被我挑起了情欲的她已经是洪水泛滥,我们试着换另一种体位,从传统的男上女下转为她俯卧着,要我从后面贴着她的屁股插进去,由于我的DD比较长,所以虽然她的屁股很丰满,我一样能够给她很大的刺激。李芳很有经验的不要我那么快射,要我等她一起来高潮,我忍着不断涌来的快感慢慢操弄着她,快要射的时候我就停住,然后再弄,她“哦,哦”呻吟着用手拼命拉我的屁股,我知道她要来了,就发狠地在她的阴穴内挺动,终于我们一起来了高潮。那次是我第一次真正享受到了在成熟少妇身体上所得到的快乐。

  第二天我们若无其事地又开始了另一天的旅程,后来回到了成都,很遗憾的我们没时间再停留多一天,马上要到机场踏上我们的归程。我和李芳就在成都宾馆门口匆匆道别,相约在深圳再见。可是到我出国那天我都没再见着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