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压抑的欲望
压抑的欲望

压抑的欲望

你们知道男人的眼光吧?是了,没错,就是那种!男人看女人的时候,总喜欢眯起眼,企图将淫猥的目光,像根针一样挤进女人最隐密、狭窄的缝隙中。


  从小,我就常听说长“针眼”的传说,一直不太明白这个含意,如今,当我四顾周遭,所逢都是一道道如针般尖锐的目光,一个劲的想往我可能裸露于他们目光下的身体拼命钻时,我终于明白了!


  我拥有一副傲人的身材,青春亮丽的脸庞,这已经是足够吸引人了;而我也乐于以我的诱人体段迎接那些充满各种复杂情欲的目光,所以经常刻意穿着一些令人难免想入非非的衣服。迷你裙、镂空丝袜、不扣上面两钮扣的衬衣,甚至,我喜欢故意不穿内裤,以便我在蹲坐的场合中,可以不经意式的流泄几丝春光,让一些男人意马心猿。


  没错,我喜欢被人窥视,每当我刻意引诱男人的淫猥目光时,我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颤动着,那是一种充满喜悦与刺激的颤动,从男人的目光中一直延伸过来的视线,好像一根巨棒,狠狠捣入我的花蕊深处,让我一阵阵涌入快感与高潮。


  我通常将它名为“视奸”,我可以想像有千百个男人一起奸我的情境,而且每个男人都会以为是单独地在奸我!


  不过,“视奸”通常满足不了男人,也满足不了我,因此,“视奸”是个起点,我通常让他们先感觉在奸我,然后再让他们真正地奸插!


  在我看来,男人简直是情欲的动物,每一个男人,包含了自己最亲的家人,都不会放过任何可以“视奸”我的机会,我也乐于让他们“视奸”,毕竟,乱伦的罪恶感,是真的非常刺激的。


  我今年36岁,18岁奉儿女之命结婚,目前已经有两个18岁的双胞胎儿子,一个17岁出落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儿;可是,我不但没有老态,反而因年纪的关系,艳丽大方,更凸显出我的魅力——我之所以会发现这点,不仅是因为外面一堆趋之若鹜的男人,更是由于我发现我那两个儿子,他们也开始视奸他们的老妈了。


  起初我很愤怒,觉得他们亵渎了世间应该是最伟大的母爱。的确,当一个母亲从子宫中挤生出她的婴儿,并饱含着慈爱,将丰满的乳房及乳头塞进那张嗷嗷待哺的小嘴时,岂会想到日后他们的目光如此贪婪,富含着情欲,意图挤压、揉弄、吸吮这对乳房,并用像征着他们已经成长的利器,回归他们原来的地方?


  继而,我感到惊讶,这倒不是由于他们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地窥视他们的老妈(我),而是我发觉到,从他们的目光延伸而来的利剑,居然有如电流一般,立刻流窜在我体内,激荡起阵阵不歇的热潮,我下体似乎真的受到磨擦、挑弄,甚至插入!


  这感觉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稔,陌生的是它的新鲜与刺激,是它的来源为自己的子宫所孕育出来的;而熟稔……熟稔嘛,……说到这,我脸上不禁微微泛起红潮了,因为这来自血族的奇妙感受,竟是我所曾经验过的,从20年前伊始,直到如今……最后,我感到释然了,毕竟,这似乎是家族血液中遗传下的魔性,我又何须介意于怀呢?


  那时的我,不禁笑意盈盈地望着我那两个儿子,而且故意放低身子,微叉双腿……我不晓得他们看清楚我那低胸的睡衣下似将脱颖而出的双乳,或是腿缝间隐隐约约暗藏的妙穴没有?


  然后,我看见老大小晋掩着裤裆,说要上厕所;老二小钧将手伸进了裤袋,嚷着要进房间作功课……那晚,是我毕生中最觉得燠热的夜晚,房间的冷气尽管仍呼呼作响,我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老公子文偏生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不在家,我拿起临时替代品——你们知道吗?这可是我那虽然年近60,却依然龙马精神的父亲,从瑞典买来送我的“礼物”呢!而我是以一丝不挂的身体、婉转动人的娇呼,以及一夜激荡的热情,迎接这“礼物”的“非礼”的——想像老公的存在,以最大的速度,最深的探索,进入我饥渴的下体。


  我从来没想到它居然可以让我如此狂热,我狠狠地将它吞噬进去,让它笔直而有力地进出,我一直在迷醉中,想像里,也分不清它究竟是按摩器、是老公的短枪、是父亲的长棍、还是小晋或小钧那无以名之的利器……那一晚,我居然一连三次获得高潮!


  当我疲累而满足地抱着枕头而睡时,我嘴角里噙着一抹笑意,因为我知道,想像是有可能化为现实的。以前如此,未来亦复如此。


  当夜,我沉沉睡去,一连串的绮思梦想,引领我回到以前的日子……


【完】